曾经

2008-04-24

曾经 FOX

三月十三号 不可爱的晴天
今天真倒霉,头条上是我和安切斯特家在我家一起看电视的样子,那群记者居然监视到我家里!我只是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而已,谁让节目这么无聊!我在记者招待会上发了脾气,因为他们居然问我们有没有肉体关系!安切斯特问要不要我们躺在床上摆好姿势给他们照一张,我笑到肚子痛。

三月十七号 晴
今天翻旧杂志无意间看到今年的情人节特集,大家过得都挺滋润,我记得我和安切那天窝在家里打了一天的游戏。真是倒霉,偏偏?上我们都和女朋友吹掉的时间。

三月二十号 可爱的多云天气
我上街时在花店看到一个东方女孩,不知道她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,我很喜欢她的感觉,还去买了束花,我想我的缘份可能到了。
我带着花去找安切斯特,他问我是不是想追求他,我这才发现我买的是红玫瑰。

四月一号 晴
可怕的愚人节,如果不是要训练我一天都会呆在家里不出去。心情真糟,今天看报纸他们又在拿我跟安切的关系开玩笑,难道他们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事可以干了吗?

四月七号 浪漫的小雨
我又见到了那个女孩,我知道她是中日混血儿,叫绯儿。多可爱的名字,我没有对她做什么过于亲热的举动,安切斯特总说我出手很快,但我想她应该是位很内敛的女性,我想这次我是想认真了。其实像雷蒙那样找一个美丽的妻子早点结婚也不错。我把这想法告诉安切,他嘲笑我说我已经被男性荷尔蒙给弄糊涂了。真的,一个月前告诉我我会有这种蠢念头我也会觉得可笑的,但我知道这次是认真的。

四月十三号 愉快的晴天
我和绯儿认识一个月纪念,我约她去吃饭游海,特地向教练请了假。居然请掉了。我们玩了一天,真是愉快的一天,回去之后我知道安切斯特有找过我,不过太晚了,还是不要去打搅他。反正他也不会有什么事。

四月十四号 晴
我想安切有些生气了,他一天都没给我好脸色看,我追上去问他怎么回事,他却向我发脾气。我想他是有些吃味了,因为我最近都没什么时间理他。这我可以理解,我告诉他也快点找一个固定的女伴吧,恋爱的滋味很好,而我们也总不能老粘在一起。他拥抱了我一下,我想他很难过。这我也没办法,这样的分离是必须的。

四月二十号 阴
今天真是太愉快了!我吻到了她!我要把日历上画上红心以示庆祝!

四月二十七号 大雨
难得休假却下了一整天的雨,真是糟糕,和她煲了一天的电话粥,心情都变得开朗了。我想我是陷入热恋了!

五月七号 阴天后来多云
今天和她约会,队友打趣我要不要带上保险套,我拒绝了。我希望他们知道这次我是认真的,如果再出现上次他们集体泡我女朋友的事,我会揍人的!

五月十号 晴
我觉得我和安切的关系好像有点远了,连教练都问我怎么回事。我回答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配合,他对此表示怀疑,还说安切斯特好像很在意。事后我去找了安切,问他怎么回事,他竟然冲我大发脾气!真是莫名其妙!我很生气,还朝他摔了东西。
回到家后我有点后悔,但我是不会去道歉的,本来就是他不对!


曾经 FOX

三月十三号 不可爱的晴天
今天真倒霉,头条上是我和安切斯特家在我家一起看电视的样子,那群记者居然监视到我家里!我只是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而已,谁让节目这么无聊!我在记者招待会上发了脾气,因为他们居然问我们有没有肉体关系!安切斯特问要不要我们躺在床上摆好姿势给他们照一张,我笑到肚子痛。

三月十七号 晴
今天翻旧杂志无意间看到今年的情人节特集,大家过得都挺滋润,我记得我和安切那天窝在家里打了一天的游戏。真是倒霉,偏偏?上我们都和女朋友吹掉的时间。

三月二十号 可爱的多云天气
我上街时在花店看到一个东方女孩,不知道她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,我很喜欢她的感觉,还去买了束花,我想我的缘份可能到了。
我带着花去找安切斯特,他问我是不是想追求他,我这才发现我买的是红玫瑰。

四月一号 晴
可怕的愚人节,如果不是要训练我一天都会呆在家里不出去。心情真糟,今天看报纸他们又在拿我跟安切的关系开玩笑,难道他们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事可以干了吗?

四月七号 浪漫的小雨
我又见到了那个女孩,我知道她是中日混血儿,叫绯儿。多可爱的名字,我没有对她做什么过于亲热的举动,安切斯特总说我出手很快,但我想她应该是位很内敛的女性,我想这次我是想认真了。其实像雷蒙那样找一个美丽的妻子早点结婚也不错。我把这想法告诉安切,他嘲笑我说我已经被男性荷尔蒙给弄糊涂了。真的,一个月前告诉我我会有这种蠢念头我也会觉得可笑的,但我知道这次是认真的。

四月十三号 愉快的晴天
我和绯儿认识一个月纪念,我约她去吃饭游海,特地向教练请了假。居然请掉了。我们玩了一天,真是愉快的一天,回去之后我知道安切斯特有找过我,不过太晚了,还是不要去打搅他。反正他也不会有什么事。

四月十四号 晴
我想安切有些生气了,他一天都没给我好脸色看,我追上去问他怎么回事,他却向我发脾气。我想他是有些吃味了,因为我最近都没什么时间理他。这我可以理解,我告诉他也快点找一个固定的女伴吧,恋爱的滋味很好,而我们也总不能老粘在一起。他拥抱了我一下,我想他很难过。这我也没办法,这样的分离是必须的。

四月二十号 阴
今天真是太愉快了!我吻到了她!我要把日历上画上红心以示庆祝!

四月二十七号 大雨
难得休假却下了一整天的雨,真是糟糕,和她煲了一天的电话粥,心情都变得开朗了。我想我是陷入热恋了!

五月七号 阴天后来多云
今天和她约会,队友打趣我要不要带上保险套,我拒绝了。我希望他们知道这次我是认真的,如果再出现上次他们集体泡我女朋友的事,我会揍人的!

五月十号 晴
我觉得我和安切的关系好像有点远了,连教练都问我怎么回事。我回答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配合,他对此表示怀疑,还说安切斯特好像很在意。事后我去找了安切,问他怎么回事,他竟然冲我大发脾气!真是莫名其妙!我很生气,还朝他摔了东西。
回到家后我有点后悔,但我是不会去道歉的,本来就是他不对!

五月二十号 还在下雨
下了好几天的雨,真郁闷。今天有比赛,我们赢了,但我们的发挥不如很多人期待般好,我敢打包票明天的报纸又会开始大放阙词了,好像他们每一个都是专家!
今天发挥的确不顺当,和安切斯特老找不着感觉。那以后我们一直没合好,我没想到他那么坚持。不过我是不会退让的!

五月二十一号 下了雨,不过一会就停了
今天我没有看早报,我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。可是去球队时发现安切斯特看我的目光很不正常,特罗斯把报纸拿给我看,我和绯儿亲吻的照片被登出来了!该死的记者!我差点要冲出去,不过被他们拦住了,我打电话给绯儿,她说她应付得来。
我想她一定不喜欢这样,她是个好静的人,也许我并不适合她。上帝,我真不想放开她,是不是我该考虑结婚?

六月三号 晴
我买了钻戒,但我还是不太能确定。她说她爱我,愿意和我在一起,也许我还不用这么急,必竟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,我还应该给她更多的适应期。

六月十一号 多云,后来阴
今天和安切斯特一起去吃饭,不知怎么搞得就合好了,我们以前就是这样。吃完饭一起租了录像去看,今天周末可是我们都没有女伴,他和女朋友刚刚吹了,老实说我觉得他们早该吹了。绯儿今天有工作,不能陪我。
他调笑我终于从“色”里回神注意到他这个“友”了,我想来的确是这样,我们很久没有这样混在一起了。
真倒霉租回来的居然是恐怖片,我猜他是故意的。晚上我住在他那里没回去,老实说我不太敢一个人呆在家里,他倒是体贴得连被子都准备好了,其实他家不用准备也放满了我的东西。倒是他家的冷气总开得太足,我又跑到他床上和他睡在一起,真不明白他身上怎么能总是那么暖和。

六月十二号 晴得不像话
天哪,那群记者真是神通广大,他们居然知道我那天晚上住在安切家里,简直比我自己知道得还清!还好没引起什么风波的样子,教练也大人大量了,我猜他是想让我和安切早些恢复关系。
明天安切过生日,我得去和绯儿说了一声没法陪她逛街了。

六月十五号 多云
最近教练对我们倒是很满意,我猜是我和安切和好的原因。我觉得是因为最近绯儿工作忙了,没时间陪我。如果她闲下来,我一定会去陪她,那我和安切可能又要回到以前的老地方去。
难道交个女朋友真的是对友情那么大的伤害吗?

六月二十九号 晴得讨厌
绯儿要回国,真是倒霉,她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去,我猜教练那里一定请不掉假,现在正是赛季最繁忙的时候。可是她居然要走一个月,我说如果我受伤有假的话就去看她。她说那还是不要来了。
我们一起玩了一天,我觉得心底都是甜的,可一想到她要走,还是很伤感。

七月一号 晴得好像在讽刺分别一样
天气不错,我到机场送走了绯儿,又被记者追着拍,真讨厌。

七月三号 郁闷的阴天
绯儿走的第二天,真寂寞。通了很久的电话,以解相思之苦。其它时间我整天和安切斯特他们混在一起,他们说我们都是一群钻石王老五,我说我可不是。

七月十三号 晴
寂寞的感觉似乎不那么重了,人习惯一件事物真是十分容易。又窝在安切家里过了一天,现在想来我以前每天训练完都跑去他家报道似乎有点奇怪。他说那以后他每天去我家报道是了。
结果还是我去帮他做饭。他家真是乱得要命,不过我家以前也是这样,反正我是不会帮他收拾的。

七月十七号 又晴
安切又交了女朋友,他可真有精力。又是清一色的明星加明模,长得不错,可是还是不如我的绯儿好。绯儿,想来真是好想她了。又打电话,她说她过得很好。希望她不要在那边认识男孩子,我想我有点担心了,因为太在乎她的关系吧。

七月二十一号 晴得可怕
该死的天气真热,我都被晒掉一层皮了!教练真是不懂得体恤球员,我和安切在力量训练室混了很长时间。打电话给绯儿,她居然说因为临地有事要推迟半个月回来,真让人心情糟糕!

七月二十二号 晴晴晴晴晴
居然吃冰淇淋吃到拉肚子,我真是太倒霉了,希望不要被教练发现,被安切嘲笑了一天。他又和他女朋友分手了。我猜不出一个星期他就会换新的,最近比赛比较多,他需要缓解压力。上帝,一星期差不多要赛三场,我们到底有没有人权!而且还是在这种鬼天气!

七月二十九号 阴
真是闷热得可怕。训练结束后我打开冷气窝在家里哪里也不想去,安切也是,他现在呆在我家,大有长期驻扎的趋势,真感谢他,有他在我心情好多了。

七月三十一号 小雨,可还是该死的热
今天发生了一件很意外的事。晚上看电视时安切问他可不可以吻我,我说可以。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,反正只是好玩而已,我并不觉得这个玩笑过火,以前我们也不是没吻过。中间我笑了好几次,最后他还是吻了我。
我被压在下面,他亲吻了很长时间,是一个法式热吻,用的是作爱前调情才有的那种热烈方式。上帝,他技术真好,而我居然很有感觉,幸好及时叫停了,男人的欲望真是可怕的东西。就算知道对方是同性,稍加挑逗也会有反应。以后不能再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了。我们都饥渴太久了吗?
后来我们都有点尴尬,不后最后变成很有默契地相互取笑起来,大家对对方喜欢什么牌子的保险套都一清二楚,这点小事没什么大不了。

八月三号 晴
天哪,我们输了,我们竟然输了!我简直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,本来以为是必定能拿下的一场比赛啊!可是球场就是这样,永远不可预测。心情糟得想杀人,我想当时我哭了。我并不想打电话给绯儿,关了手机,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可是安切斯特跑到我家来,是他一个劲的搂着我,最后我靠在他胸前哭得一踏糊涂,我真是太脆弱了。

八月十三号 晴
这几天的日记我都没写,我不知道该怎么写……那天我们发生了关系。我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,反正它就是发生了。
我和安切的关系变得很奇怪,我很尴尬,不知道他为什么总能笑得那么灿烂,帮我买东西回来吃,还帮我跟教练请假。俨然照顾情人的姿态了。可我想我和他并不是那种关系,那天只是一时糊涂。
我真怕绯儿回来的时候,我该怎么办,我必须快点处理好这个关系。老实说和他在一起感觉并不坏,可是他是个男的。
今天我决定和他说清楚,晚上他回来得很晚,然后不停地做事情和说话,并不给我机会开口。我想他是发现了我想说什么。我觉得心里很难受,什么也没说出来。奇怪,难道他不觉得这种关系很尴尬,不想早点分手吗?
我不会介意那晚的事,我又不是女人,我们还会成为很好的朋友。可是今天晚上他的感觉真的很糟糕,他好像很伤心,很害怕,像个孩子一样无助,用可笑的方式避免着问题的发生。看得我也伤心起来,我搂着他一起睡。他又亲吻了我,而我居然回应了。
不知道如果我总这样心软的话事情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决,我不能再这样了。

八月十四号 阴
上帝,我真痛恨自己的懦弱,为什么我就是下不了决心,一次又一次地在他面前妥协!我们今天居然又做爱了,在浴室里!我一定是疯了!

八月十五号 不太适合比赛的小雨
今天比赛时伤了脚,要休息一个星期才能上场。他居然跑到厨房里给我熬鱼汤,上帝保佑我的厨房还存在吧,他呆在那里简直比在球场上的破坏力还大!

八月十六号 多云
每次和绯儿通电话都变得像酷刑,我说我伤了,她问我要不要去找她,我才想起我说过的事。我竟然忘掉了。我应该去的,可是我竟然拒绝了,而且撒了谎,我说医生不让我出门。说话时我一时盯着挂历,上面有我和安切约好一起去钓鱼的记号。
那天过得真是愉快,不过我心里有点隐隐地不安。我为他向女朋友他撒谎了,我觉得简直像在偷情。

八月十七号 阵雨
今天绯儿打电话来了,奇怪的是我第一次接到电话想到的就是幸好他不在,不然一想起他会有什么表情我就觉得心都凉了一圈。绯儿说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,还说有个球员会过来踢球,希望我照顾一下。下午我去问了教练,他说的确有这样一个球员,还说不用我操心,我自己踢好就行了。我猜是商业运作的结果。我会照顾那个球员的,如果他不是太讨厌的话。必竟那是绯儿的托付。想到绯儿,心里有点酸酸甜甜的,还有奇怪的烦躁,如果看到她我该怎么办?!
我真得找点事情分一下心才好,安切一整天都死盯着我,我觉得背上都要烧起来了,真希望他收敛一点。

八月十八号 小雨转晴
今天的比赛真是太棒了,只要球场上有我的安切一定是会无往不利!无论是传球还是射门,每次都是完美地创作!真是太过瘾了!他紧紧抱着我,亲吻我,我兴奋的要疯了!赛后我们一起去庆祝,弄得一身都是香槟,不过谁会在意那些呢!
后来安切又发神经拉我去看海,我们在海边又叫又跳,要是有人看到一定当我们是神经病了。不过上帝啊,真的太开心了!

八月十九号 糟糕的大雨
明天绯儿就回来了,我必须得把话说清楚才行,一次又一次这么告诉自己,可是我没什么信心。
也许真的是老天的意思,他在我的抽屉里看到那个戒指,天晓得他是怎么找到的,我都快忘了那档事了。他很难过,问我是不是准备和她结婚,我想说不,可是转念一想,现在也许是个好机会也不一定。我一直说不出口的话,现在也许是个了断!
我硬起心肠说是,我要和她结婚了,我爱她。他很不可置信地看着我,我不敢看他,只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同样的话。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我不能放弃现在的地位,我不想被媒体像小丑一样炒作云云,后来我都不知道我说了什么,又是怎么说出来的,思维和行动好像脱节了。脑袋里全是他悲伤的眼神,可是嘴巴却机械不受控制地说出残忍的话。
他离开了。我一个人在?暗里坐了很长时间,哭不出来。我没有问他去哪里,雨下得很大,但是我不能心软。
绯儿打电话来,我才发现我今天过生日。看来对不起队员和媒体了。安切昨天好像说今天他给我准备了惊喜的事,不过已经无所谓了。什么都没有了。

八月十八号 晴天
天气简直像知道绯儿要回来一样好得不像话,我觉得我的心情却糟透了。简直像被雨下得霉了好几层!一大早去接机,摆出姿势让记者拍,我没有安切的消息,不知道他怎么样了,却又不能去问。我不能让他和我自己看到我的一点心软。
今天绯儿很漂亮,很久没见有种恍如隔世之感,却没有期待的那种雀跃心情,可能是恋爱的感觉过了,以后会变成更加务实而持久的恋爱关系吧。
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,她介绍了他,不过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,她说他是来踢球的。我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的,不过俱乐部没和我说,想必也不是什么主力。
我请了一天假想陪她,她却要我带那个男孩去俱乐部,安洛先生明明有来接他的,真是扫兴。不过不知是不是还有一点期待,反正我一路都很痛苦,我怕在训练基地里见到安切。
我没有见到安切,教练说他请假了。不知为什么有点失落。我说我也要请假了,他知道绯儿回来,所以批准了。最近那些无聊的媒体又开始炒我和安切的消息,他曾说过要我们保持距离,可是又不敢让我们保持距离。教练也够难做的。
陪绯儿玩了一天,买了很多东西。她有点抱怨我没有去照顾那个球员,我说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八月十九号 晴
我很早就去了训练场,安切斯特也去了。情况不像我想的那么糟,我们谁都没有理谁,低下头继续练球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八月二十七号 多云然后阴
这些天过得都非常平静,我想以后也会是这样了。我没有再和安切说什么,保持了个朋友的假相。教练的神经简直比恋爱中的少女还纤细敏感,他又开始长嘘短叹说我和安切闹别扭。我真怕他动真格的把我和安切关在房里一整天,所以一再承诺不会有问题。
我找到机会去看那个新球员,他看起来对我和他说话很开心。技术和体质都不怎么样,只能希望有足够的毅力。
这些天真是静的可怕,真奇怪,我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个很大的洞,大得可怕,怎么也补不上,不停往上冒冷气。常让我在这样的天气里都冷得发抖。

九月一号 晴得过分
上帝啊,如果我有一天被累死了,一定是俱乐部造的孽!最近这几天一星期足有三场比赛,而且每次都是打完全场!虽然这样的忙法让我没机会想到那些烦心事,可我和安切的配合却变得困难重重,我不知道他会在什么位置,而他也是一样。
教练找我们谈了好几次话,可那不能改变什么。
我想我们的关系一定是要结束了,其实那已经结束了,现在这样在太痛苦了。我试探着提了转会的问题,可是被驳斥了。看来他们还怀念着我们辉煌的时候,不过没关系,他们很快就不会那样梦想了。

九月五号 该死的又下雨
上帝,我真的很想踢好比赛,可是真的好痛苦!我无法找到状态,找到感觉,我觉得前面只有我一个人,他不传球给我,而我也不想传给他!我们避免着任何形式的交流,甚至球场上的也是!
原来爱情这么可怕!是不是只有曾经那种纯粹的友谊,才能打得出好球来?
下半场我被换了下来。我很沮丧,绯儿打电话来安慰我,我听到她的声音觉得舒服了些,但她的话却没有任何意义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我曾以为最爱的女人,我瞒着她的是最重要的事。

九月十七号 多云转阴天
这些天的成绩糟透了,我们无法一起出现在场上。我想时间也该差不多了,教练只是望着我们叹气,我想俱乐部已经动了卖掉我们一个的主意。
我们彼此避着走路,雷蒙说我们的关系于其说冷漠不如说奇怪,我觉心都凉了一半。

九月十九号 讨厌的小雨
那个绯儿认识的球员来找我,说有话和我说。而他居然问我和安切的关系,我差点揍了他!
连不相干的人都可以这么评论猜测我们,来表示好奇了吗?!
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九月二十号 阴天有时有雨
安切在更衣室找到了我,他说我们要谈一下。我想那段危险期已经过去了,现在大家冷静下来,应该不会怎样了。我不再怕把握不住自己了。
在咖啡厅我们坐了很长时间,最后还是我先说话。我说俱乐部可能会卖掉我们中的一个,那时就要分开了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先祝他一切顺利。
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他不停地问,最后他哭了起来。我只好按着他的手,希望他冷静一点。他拉着我的手不停地哭,问能不能回到从前。我觉得我已经已如死水的心再一次出现动摇!这太可怕了,我几乎是逃出餐厅。
现在的感觉让我确定,只要有他在一天,我就永远不可能定下心来。我们一定要分开。

九月二十一号 晴天
今天的报纸登出了昨天咖啡厅的那次见面,记者果然神通广大。奇怪的是我没有生气的感觉,因为我已决定和他分开。随便他们怎样报导都没关系了。
俱乐部正式向我透露出要卖出我的意思。其实也是我自己向俱乐部建议的,我不想留在这里了。其实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一直是到处流浪的,和在这里成长的他不同,我习惯于那样,现在我该离开了。

九月三十号 一直在晴
转会的事情云里雾里,乱七八糟。我安静地训练着等待消息,球员本来就不是有权力知道自己命运的一员。安切看我的目光很复杂,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可我躲着他。
绯儿常陪在我身边,我知道她是因为担心我需要陪伴,甚至为此挨了不少老板的骂。可是我却不太想她陪在身边,我只想一个人呆着。

十月一号 很好的晴天
他单独找到了我,他说了很多。
他说他不希望我走,如果我们能合好,如果我们能再进球的话,俱乐部一定不会卖掉我。他说他甚至可以回到以前,我们再做好朋友,他可以受得了的,不会多做要求。我只能安静地摇头,我们不可能回到以前的,他难道不明白吗?关系已经发生,便是泼出去的水般收不回,再也无法回到以前的状态。没有那个平常心了。
他看起来很绝望,我想他其实是知道那是无可挽回的,只是无能为力。
最后他突然问我,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?
我呆了一下。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?我想有很多理由,比如前途,比如媒体,比如我的女朋友,很多很多。但是,那些的痛苦会比我们现在不能在一起的痛苦更大吗?那一刻我真想让自己放纵几天,和他一起尝试一下。我们曾尝试过那美妙的滋味。
但是不行。那只会让彼此更痛苦。每多次一尝试,就像吸毒般,想戒掉便得忍受更加撕心裂肺地痛苦。
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,因为那只是个童话。仅管会有快乐,但最后还是会残忍地破败。我不想到那个地步,太痛苦。
只有爱情是度不过一切的。

十月七号 晴得讽刺
转会终于敲定,我没有去国外,而是去了另一家国内的俱乐部,距离现在住的地方很远。开了新闻发布会,我穿上了和他不同的球衣。我想以后除了在赛场上,不会再有交集,而我们的距离又那么搭不上边。或者在国家队,那时只要教练脑子还好使的话就不会派我们一起上场。
一切已经结束了。那只是一段梦。虽然我不太确定是美梦还是恶梦。必竟梦里的东西太复杂。

十一月一号 不太适合比赛的小雨
我们在赛场相遇,彼此都没有说话。连眼神的接触都没有。那一刻我突然了解,真的是一切都结束了。

二月七日 晴
我和绯儿结婚了。认识不到一年就结婚,特别是一方还是我这样的花花公子,倒是引起了很大一阵反响。安切没来。不过我收到一通无声地电话,我知道是他。不过我装做不知道就是了。
我想媒体会狠狠炒作一番的,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。

十一月十九日 晴
安切结婚了。我不知道新娘是谁,我没去。听说是个美女,不过跟我没什么关系。绯儿问我为什么不去,我摸着她的大肚子,说要在家照顾老婆。其实我心里是很想以?报怨去看他一下的,可是不行,我觉得痛苦。
我不想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结婚,但我至少有权力不去看,不去想。
原来那件事留给我的创伤,到现在还没有好清。

后记:
那以后我们见过几面,有礼貌地寒喧,却都已在对方的眼睛里找不到任何像以前一样,实在可以抓住的东西了。
七年后,我退役。他也在同年宣布退役。
后来。
“你在外面有过外遇吧?”绯儿贼贼地问。
我正在让小安?烈爬到我腿上,听到这话显些把他摔下来!
“什么啊!”
“不要不承认,就是在你转会的前的那一阵子,我回国前你一定有过外遇对不对?”
“哪次转会?”
“少装糊涂,就是你有外遇的那一次!”
“真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啊!对不对?安?烈,你可不要相信妈妈的话,爸爸好冤哦……”
“不许狡辩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!”绯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她叹了口气,“那一阵子你的眼睛跟本就没在看着我,没事又是叹气又是傻笑,又好像要哭出来似的!别以为我不说就当我什么也不知道!”
我倒是不怀疑她的女性直觉,实际上我很信任她的感觉,于是我很努力地寻找着那时我干过什么荒唐事……
转会时?她回国的那一段?遥远到以为已被埋葬的记忆在脑海深处苏醒……不会是和……安切吧……
心底深处没来由的痛了一下!
“看吧看吧,一定是了!”绯儿一副果然被我猜中的模样。我真怀疑我打认识她来有没跳出过她的手掌心。
“老婆,那时我们还没结婚吧?”我可不想被她打破沙锅问到底!
绯儿突然叹了口气,
“你放心,我不会去探听的,必竟,那是独属于你的一段感情……”她轻轻吻了我一下,然后笑了,“谢谢你没有把我当做代替品!”
她抱过安?烈,轻声道,“走啦,哥哥快放学了,我们去接他罗!”
我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,下午的斜阳洒进客厅,一派安静宁和的景象。我听说,安切退役后是去了荷兰吧……
我翻出以前队友雷蒙给我的通讯薄,从那里找到那个从未被使用过的号码。然后播通了他。
“喂,西洛家。”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,我觉得鼻子一酸。
真是巧啊。
“嗨,安切,是我!”我笑着回答,用最轻松的声音。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,然后传来他不可置信的声音,
“雷洛西亚!”
“呵呵,好久不见啊,想不想我?”
“想死了,我以为你被你儿子的尿布淹死了,居然还记得往我这个朋友家打电话!”
“打电话来确认你有没有老被嫂子大人罚跪键盘啊!”
“那是你吧!”
电话里我们相互大笑,我能感觉到他那爽朗的气息,仿佛又看到十年前,那张俊朗温柔的脸。时间真能让那么多感情沉淀吗?
我拿着电话,大笑着,泪水不知何时已然滑落。

引用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親愛なる私~~

lyde

Author:lyde
囧迫中。。。好无聊。。。
但是老人病未好。。。依旧未老先衰的很严重。。。
淘宝店,荒废地
最近萌上奥利津同学的画,帮他传得图~
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

写的东东~
基本以废话和花痴为主
搜寻栏
RSS连结